傾訴者 謝女士 47歲 幼兒教師

  1

  替別人養了十年孩子

  我自己辦了一所幼兒園,每個孩子都是我眼裏的寶。每一撥兒孩子畢業,我都哭得稀里嘩啦的。好多孩子上了小學,我還惦記着,有愛挑食的,有愛生病的,有愛“惹禍”的,我總得問問。對別的孩子都這麼關心,對小貝就更是捨不得。小貝在我身邊已經10多年了,就像自己的孩子一樣。突然有一天,她爸媽説要把孩子接走,我心裏像被掏空了一樣。我想質問他們:“你們現在要孩子,早幹什麼去了?”早知今日,我當初就不該管這個閒事。

  小貝是個特殊的孩子,她的媽媽和我沾點親,我們走得還算近。小貝的媽媽是被家裏寵壞的孩子,比較任性。她的老公是她“搶”來的。那男的當初應該算“小鮮肉”吧,挺帥,條件挺好的那種,好多女孩子喜歡。小貝媽媽是其中一個,她爭強好勝,各種“倒追”,恨不能“打敗”所有對手,最終她還真成功了。只是結婚以後發現對方是個花心大蘿蔔,總是不安分。後來她想生個孩子拴住對方的心,穩固家庭。沒想到,在她懷孕的時候,就又發現老公有出軌跡象。這些事,她和我説過,以我的脾氣,這種男人就不能要,也不知道她是怎麼想的,還一直堅持着,後來就生了小貝。

  小貝出生後的一兩年,她爸媽關係和緩了一些,不過,在我看來這兩口子都有點“不着調”,把孩子當個大玩具,高興了就逗逗,辛苦的事,全扔給姥姥。我總説她,有時間兩口子多陪陪孩子,也省得沒事兒鬧“閒白兒”。可我説了也是白説。後來,小貝姥姥病了,挺嚴重的,小貝她媽沒人幫忙,還得去醫院照顧,就只好把孩子放我這兒了。在她照顧母親的那一年裏,她老公出軌了,讓她抓了個現行,兩口子打得翻天覆地,更是沒時間管孩子了。沒過多久,小貝姥姥去世了,可那兩口子的事還沒完,各種吵,各種折騰,後來鬧到離婚,兩個人都不打算要孩子。小貝就一直放在我們家,之後,因為各種原因,孩子在我這兒一呆就是10年。我現在發自內心地説,這個孩子帶給我的歡樂和生活充實,也是我人生的收穫,只是現在成了失落。

  2

  別人的棄兒 我的天使

  我當初學的就是幼兒教育專業,畢業後當了幼兒老師。我特別喜歡孩子,覺得自己有“孩子緣兒”,不論多愛哭、多不聽話的孩子,到了我這兒,都被哄得乖乖的。可是,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我自己的生活中卻沒有“孩子緣兒”。我結婚以後,一直沒有孩子,各種辦法都想了,結果還是一直沒有。我老公人挺好的,他總勸我:“不必太介意,你天天守着那麼多孩子,也挺開心的。”我到了30大幾,也就真的不是特別介意了。後來,我老公支持我辦起了一個幼兒園。創業雖然艱苦,可我喜歡做與孩子有關的事,每天都恨不得“泡”在幼兒園裏,天天和孩子們在一起就開心。

  小貝自從被扔在我這兒,我生活中倒多了很多樂趣。她進幼兒園時,正是她爸媽打得最厲害的時候,她媽媽天天跟偵探一樣,到處去逮她爸爸出軌的證據,根本無心管孩子。後來兩口子都願意離婚,可誰都不肯要孩子,為了這事兒繼續打。我真是可憐孩子,多次勸小貝媽媽,不論多難,你是媽媽,把孩子養大是最重要的事。可她就是不聽,她説不能“便宜”了那個男人,而且,她怕以後帶着孩子不好再找到“自己的幸福”。我真是可憐孩子,怎麼攤上這樣的爸媽。兩個人協商不下來,最後就起訴了,這一起訴,又折騰了兩年多。在這個階段,小貝的媽媽精神狀態不太好,像一個怨婦,到處哭訴自己的不幸,沒完沒了到婆家鬧事。她基本上不來看孩子,偶爾來一次,見了孩子倒像有多大仇一樣,看孩子怎麼也不順眼,嚇得孩子都不敢往她眼前去。我忍不住數落她,哪有這樣的媽媽啊,可人家根本不在乎。

  最終,他們還是離婚了,孩子判給了媽媽。那時候,我雖然捨不得孩子離開我,可還是勸她媽媽把過去忘記,好好撫養孩子。她倒是把孩子接走了,可誰想到她把孩子往原來的婆家一扔,自己玩兒起了失蹤。她婆家的人也夠絕,找不着她,就乾脆把孩子又送到了我這個幼兒園,扔下孩子就走。我是打內心裏不贊成這兩家人的做法,孩子招誰惹誰了。從那時起,小貝就只能跟着我了。可正是因為有這個孩子,我的生活中多了更多歡樂,她像上天給我的一個天使,看她笑,看她成長,成了我生活中最大的樂趣。

  3

  我們的寶貝將被搶走

  時光一晃就是五六年,小貝上了小學,還是一直跟着我。她媽媽後來去外地打拼自己的生活,説是想換換環境。偶爾會回來看孩子,也給過我錢,説是替她撫養孩子的錢。我沒要,心想她一個人在外不易,再有就是這孩子其實是我生活中不可缺少的人了。我打內心不希望孩子離開我,甚至覺得拿了她媽媽的錢,孩子就在這裏呆不長一樣。我真願意就這樣一直照顧着這孩子,真把她交給她媽我也不放心。孩子跟着我,感情越來越深,開始是叫姨媽,後來直接叫媽媽了。我老公也很愛這個孩子,比一般的爸爸做得好多了。

  有了小貝在身邊,我們更像幸福的一家三口。我想,要是一直這樣生活下去,真的不錯。可是,生活終究是有變化的。小貝的媽媽在近一年多來不斷向我傳遞信息,就是她和前夫有和好的可能。開始我還覺得他倆也該成熟些了,還勸過她好好考慮,以前打成那樣,現在彼此的毛病真能都改了嗎?當然了,我內心裏也有自私的一面,就是怕他們複合後會把孩子帶走。不知道小貝的爸媽是怎麼個生活模式,打的時候恨不能把對方掐死,現在又好了,近半年來,還經常在朋友圈秀恩愛。我真是服了他們倆了。兩個月前,這二位竟然真的復婚了。而我擔心的事也來了,小貝媽媽跟我説,他們商量了,把孩子接走,因為他們本身是監護人,不能把孩子再放我這兒了。還説這些年對不起孩子,想好好補償孩子。

  自從聽到這個消息,我和我老公都很難受。我老公甚至比我還脆弱,天天吃不下,睡不好。總是念叨:“他們根本沒管過孩子,這會兒接過去,孩子不受罪嗎?”小貝媽媽來過幾次,孩子跟她沒感情,聽説要和她回家,孩子天天哭,學都上不下去了。我對小貝媽媽説:“你們剛恢復正常生活,穩定穩定吧,讓孩子有個適應過程。”其實,我是想讓孩子在我們這兒多呆些日子。小貝媽媽知道孩子和她不親,最近倒是跑來挺勤的。我看她是真想接孩子走,甚至和她説過:“要不,你們再要一個,重新當一回爸媽。”可她説一是年齡大了,二是怕再要個孩子壓力大,他老公再“犯了毛病”。看來是鐵了心要接孩子。我現在心裏別提多難受了,我覺得他們要搶走我的孩子,可人家還覺得我搶了人家的孩子呢。唉,早知道這樣,當初這個閒事還不如不管呢。

  現場回放

  魏然:孩子父母有接回孩子的權利。

  謝女士:所以我特別難過,我們這個也不算收養,就是幫忙,沒有任何法律支撐。

  魏然:孩子肯定也難受,你們對孩子的好,培養起的感情,孩子不會忘的。

  謝女士:我也怕那兩口子哪天又鬧開了,孩子再次受傷害。

  魏然:您和孩子媽媽説得對,讓他們夫妻先適應一下復婚後的生活,在這期間和孩子接觸接觸,對兩個家庭來説,都要有一個緩衝期。

  謝女士:他們要是執意接走孩子,我心裏真的不平衡。

  魏然:你們夫妻都是有愛心的人,您還有自己的事業,努力調整自己的心態吧。遇到這種合情不合法的事,無法改變結局,也只能順應。

  魏然道來:

  一對熱心的夫妻,閒事管得有情義,和孩子建立了很深的感情。但是,如果比較冷靜地看待,這裏是有一個界限問題的,如果不是當初承擔了太多,也許孩子的媽媽就能擔起養育孩子這個責任。孩子的親生父母問題很大,自私任性,放棄責任時任性,想滿足自己願望時自私。這樣的父母日後能不能照顧孩子,確實讓人擔憂。

  對於沒有責任心的人來説,為人父母簡直是件很容易的事。把孩子生下,自然就成了爸媽,其間不再有考核,不管合格不合格,都沒人剝奪這天然的監護權。當父母是不是也應該先拿個“資格證”,雖然“考證”實行起來挺難,但怎麼才能當好父母,還真應該成為人生必修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