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物流運輸遭遇退貨,只能低價銷售換取回家路費……”滿臉的誠懇,加上近似哀求的聲音。如果遇到這樣低價銷售海鮮禮盒的人,您一定要提高警惕了。日前,記者就親歷了這樣一場騙局。

  讀者報料:愛心換來“坑人貨”

  “咱覺得是好心幫他,可沒想到他給咱卻挖了個坑。他騙的不僅是咱的錢,還有咱天津人的一片熱情助人的愛心。”談起當時的遭遇,家住河西區小海地的陳大爺顯得十分氣憤。

  事情是這樣的,上週四下午,他開車來到微山路中學附近準備去接孫子放學。車子停在路邊時,一輛山東牌照的黑色小轎車行駛過來後,一名30歲左右的外地男子就下車跑到陳大爺的車跟前。外地男子敲了敲玻璃後説道:“大爺,我是山東龍口搞物流的,運來了一大車海鮮後,貨主找不到了。我們現在是幾個人都困在這了。大爺您給幫幫忙,看看買兩箱海鮮吧。便宜呀。賣完了,我們也好回家。”看着外地男子滿臉的哀求,覺得時間還早的陳大爺就跟着外地男子來到了他的車前。禁不住外地男子的一再推薦,陳大爺花200元分別購買了一箱海蟹和一箱平魚。收了錢的男子也快速駕車離去。

  可沒有想到的是,回到家後,陳大爺將海蟹放進鍋裏蒸煮的過程中就聞到了一股股腥臭味。等到蒸熟後發現,不僅買來的海蟹很空,根本不是外地男子所説的滿是蟹黃,其中三隻肉體發黑,併發出惡臭味。此外,陳大爺還告訴記者雖然一箱中有十隻海蟹,但除了最上面一層的螃蟹個體較大外,下面一層全都是很小的海蟹。那麼,另一箱海平魚又如何呢?陳大爺表示,雖然另一箱海平魚沒有出現變質現象,但平魚的肉質明顯發柴,纖維粗糙。直到此時,陳大爺才連呼上當。

  記者親歷:專找男司機死纏濫打

  就在上週六,記者在津南區六水道沿線,恰好親歷了這樣的事。上週六13:30左右,記者在六水道某小區前停車等人時,一輛黑色轎車停到了記者車跟前。對方降下車窗就説道:“大哥幫幫忙吧,我這有便宜的海鮮,你要點吧。”見記者沒有當場拒絕,男子將車停到了前方後,快步返回邀請記者去看貨。步行這幾十米的距離中,這名同樣操着山東口音的男子也是搬出了貨物送到天津、如今無法返鄉的“台詞”。

  打開黑色轎車的後備廂,只見裏面擺放有八九個已經捆綁好的海鮮禮盒。詢問得知,裏面也同樣分別裝有“平魚”和海蟹。仔細觀看其盒裝“平魚”,裏面的平魚並不是通體銀白色,而是在背鰭附近有淡淡的藍色花紋。盒內最上面的一層,除了有四條體態稍大的“平魚”外,還隱約可以看到下面還有一層。記者詢問,下面一層是不是也和上面一樣時,這名男子馬上説道:“您放心,咱這上下都一樣。”而當記者表示,希望將上面一層撬起來一部分,以便查看下面魚的大小。男子聽後馬上拒絕道:“你撬起來了,要是不買了,我怎麼辦。”見此情況,記者將整個冰坨子從禮盒中取出,迅速翻轉過來。男子見狀,馬上過來阻攔,並將已經翻轉過來的冰坨子再次翻轉回去,又恢復成大魚露在上面的狀態。而就在這幾秒鐘裏,記者清楚地看到,原來除了上面碼放整齊的四條平魚和貌似碼放在第二層的平魚之外,其實第二層根本就沒有魚,而是全部是冰坨子。見戲法被揭穿,男子迅速將海鮮禮盒收拾進後備廂,駕車離去。

  隨後,記者一路跟隨該車發現,這名外地男子專門找男司機搭訕,而且往往是死纏濫打。在半小時裏,就有兩名司機買了該男子產品。

  業內揭祕:假冒平魚價值只有四分之一

  “咱們天津人俗稱的平魚,其實是銀鯧魚中的一種。這種魚的體形側偏,頭胸相連明顯,口、眼都很小,兩頜各有一行細牙。這種魚通體都沒有任何花紋,魚皮輕薄,口感肉質細膩。如今市場上很多所謂的平魚,其實都是假冒的。”從事了三十多年水產銷售的王偉先生説。根據記者提供的圖片,王先生説,這根本就不是平魚,而是名為眼鏡魚。這種魚雖然也可食用,但由於肉少,肉質細脆,口感差,價格通常是銀鯧魚價格的四分之一左右。雖然這兩種魚的體形有些接近,但最好的辨別方法就是眼鏡魚的會鰭部有藍色花紋,骨質很硬,而真正平魚是沒有花紋的,且魚鰭較軟。

  此外,王先生提醒廣大市民,在挑選海鮮禮盒時,最好是現場挑選後再進行裝盒,這樣就能有效避免上下大小不一,甚至用次貨濫竽充數的現象。對於冷凍海蟹,因為無法從外部判斷其是否肥碩,以及品質鮮度,尤其是像這種根本沒有固定地點的,最好不要購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