傾訴者 小戴 26歲 企業職員

  他居然説“過得不錯”

  前幾天出差,去了前男友所在的城市,特意到他工作的小縣城去了一趟。我們有兩年沒有見面了。在路上,我心情複雜,一直在設計見面時的情景,是尷尬地彼此無語,還是激動得熱淚盈眶,或者是心底裏隱隱盼着的,他帶着愧悔的擁抱……終於見面的時候,一切都比我想的平靜。他把我安排在他們機關簡陋的招待所,樓都沒上,約了晚飯時在門口一個小飯館見。

  吃飯時,他做的第一件事是把一個信封給我,很平靜地説:“找你借的錢,先還你兩萬,其餘的,我儘快還你。”這個場景,讓我心裏很不舒服。我告訴他:“我不是來討債的。”他的這個舉動讓我瞬間情緒低落,好半天,我們就無語地各吃各的飯。後來,還是我先開口問了一句:“你現在過得怎麼樣?”讓我心更涼的是,我看到他臉上居然有笑意,告訴我:“挺好的,我工作很順,家裏也不用我操心,我們過得還不錯。”

  我不認為自己是個內心陰暗的人,可在來的路上,心裏一直有一種隱隱的期待,如果他愁眉苦臉,或者讓我看出他離開我的選擇是錯誤的,他對於我們的感情還有依戀,那我的心裏會好受一些。但是,他居然告訴我“過得不錯”。聽完這句話,我就起身了,對他説:“過得不錯?看來我沒白為你湊這筆彩禮錢,你們就好好過吧。還錢還是轉賬吧,最好儘快都還我。”

  我幫自己的前男友湊了可以娶媳婦的彩禮錢,本來心裏是想賭一把,看他拿錢買來的,他家裏認可的媳婦,能和他過成什麼樣?結果,我輸了,輸的很難堪。

  愛情死在算命的手裏

  我和前男友是大學同學,我們來自完全不同的生活環境。我是大城市長大,一路順風順水走進大學。他是生長在農村,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才考上這所名牌大學。我們之所以能發展了感情,主要是接觸比較多。我倆在學生會負責宣傳工作,交往的時間長了,發現他身上的優點挺多,特別好學、腦子聰明、勤快務實。我們是文科專業,本來男生數量就不多,我又特別不喜歡那種因為家庭條件不錯而自以為是的男生。相對他們而言,前男友是個挺實在的人,學習努力,生活節儉。別人需要幫助的時候,總是他跑前跑後。我們開始戀愛時,首先不樂意的就是我爸媽。他們覺得不論是什麼時代,要選擇終身伴侶,成長差異是必須要考慮的。只是,這些都被當初的我認為是家長太“勢利”。愛情就在家庭壓力下越發旺盛地生長。

  到快畢業的時候,我爸媽倒是“鬆口兒”了,要是他能到我這邊來工作、生活,他們就同意。讓我萬萬沒想到的是,提出反對的居然是他的父母。他爸媽不同意我們在一起。當時我都覺得很好笑,他的爸媽居然還能不同意。我,一個生活在大城市的大學生,長得又不難看,他們憑什麼不樂意啊。後來,聽前男友説他的父母讓他留在老家發展。我想,不論是誰,都想讓孩子留在身邊,我能理解,我甚至想,是不是拼盡全力去做我父母的工作,不論在哪,只要我們一起努力,都能創造好的生活。

  事情並不像我想的那樣,不論我怎麼妥協,最終,他的父母就是不同意。他姐姐還給我打了個電話,告訴我:“我弟弟是我們村子裏的狀元,在我們這兒鎮裏、縣裏都有名,好多人家向我們家提親。我父母不讓他找大城市的姑娘,你們大城市的女孩兒不靠譜兒。”這説法把我氣樂了,這可能就是他們的思維,可我怎麼不靠譜了?我圖他們傢什麼了?

  這事多少影響了我們的感情,但我們還是堅持着爭取着。過了沒多久,他姐姐又給我打電話,説是她媽媽找算命的算了,算出來我們要是在一起,生不了孩子,而且我還會出軌……這回可真是把我給氣着了,當時就摔了他姐姐的電話,也和他大吵了一架。

  我借給他買媳婦的錢

  我們的愛情,在畢業的時候結束了。他告訴我,父母為了供他上大學幾乎傾盡所有,他不能不孝順。帶着失去愛情的悲哀,帶着一肚子不服氣,我回到了父母身邊。離開他的日子,我還是主動和他聯繫,得知他在家鄉的小縣城考上公務員。再後來,他告訴我家裏給他安排了“合適”的結婚對象,姑娘沒什麼學歷,但家裏在鎮上比較“厲害”。父母也不允許他有什麼反對,只是家裏給不起彩禮,按當地的“價碼兒”要20幾萬,他們家實在拿不出,正在多方面湊。

  聽了這個,我心裏莫名地有些慶幸,但他畢竟是我真心喜歡過的一個人,我説不出“活該”這個詞兒。我問他:“你不是你們鎮遠近聞名的大能人嗎?還為彩禮發愁。”他告訴我:“不論怎麼着,‘規矩’不能改。女孩子家倒是説了,走個形式,等結婚後,錢還讓女方帶過來。”當時,我就突然説出來:“我借你10萬,拿去娶媳婦吧。”

  我為什麼會做出這樣一個決定?我不是可憐他,也不是炫富,更不是助人為樂。我真是想賭一回——娶家裏認為靠譜的女人吧,看你到底過成什麼樣?我不相信你們之間在沒有感情基礎,沒有共同“見識”的情況下,能過得好。到時候,你家裏人就知道自己有多愚蠢了。再有,我才不相信要了彩禮還能再帶回來,我讓你先過了這一關,等事實不是如此的時候,你們全家就都知道所謂靠譜的人家不過是個騙子。

  這個決定,其實就是我的一次賭博加賭氣。我的前男友可能也真是沒轍了,還真從我這兒借了10萬。把錢轉給他,我心裏恨恨的,我真的恨他,向家庭妥協得如此徹底。如果他堅持以沒錢為藉口,也可以反抗家庭的,也會讓他父母知道這種決定是多麼錯誤。可是,他並沒有按照我的想法去做,而是在積極努力去為彩禮想辦法,甚至於不惜向我這個最不應該借的人來借。出於舊日感情也好,出於我自己心中的那個賭注也好,我最終把錢借給了他。我自己都好笑,給前男友湊彩禮錢,我也算是個奇葩了吧。

  因為我的“幫助”,他真的結婚了,而且不出我的所料,他老婆嫁過來後並沒有把彩禮帶過來,所以他約定的一年內會把錢還我這事兒也沒兑現。我心中對於這個結局是兩種心情,一是嘲笑着他和他家人的天真,二是多少有些可憐他的處境。

  這次見面之後,轉天一早我就收拾了行裝返回,都沒有和他打招呼。我估計,以後我們也不會再見了。這段感情,我其實應該早就放下,可到如今,他依舊在我心中揮之不去。

  情景再現:

  魏然:“你這次去見他,是不是心存一種期盼,希望發生點什麼?”

  小戴:“倒沒有盼着發生什麼,畢竟他是有家庭的人了,我只是想見見他,這兩年我確實很想念他。”

  魏然:“分手以後,這種見面對彼此都沒有好處,把握不好就容易跑偏。”

  小戴:“我就是特別不甘心,都什麼年代了,還能有算命先生決定我們能不能在一起。”

  魏然:“根本不是一個算命的就能決定你們能不能在一起,影響你們的有很多客觀因素。”

  小戴:“我也知道,所以我才心中有恨。我現在還想,他們為了結婚,欠着這麼多外債,一定過不好。”

  魏然:“已經不能在一起了,就放了對方,也放過自己,校園裏的愛情,可能會因為很多問題不能走到一起,留下青春的美好就好。”

  小戴:“我心裏明白這些道理,但就是放不下。”

  魏然道來:

  現在,很多人在説,在愛情面前什麼都不是問題,年齡、距離、經濟條件……都可以不在乎。而實際情況是,結婚絕對不只是兩個人的事,一定會受到地域、觀念、成長環境等等因素的影響。一對有情人不能終成眷屬當然是遺憾的,但整理好心情重新開始才是健康的心理狀態。這對年輕人在分手之後,做得都不夠好,一方沒能拒絕情感上的瓜葛,另一方沒能拒絕金錢上的瓜葛,這給日後雙方的生活都會造成影響。年輕人總要經歷些坎坷,理智處理,才能在受傷之後避免再受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