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慧,41歲。兩個月前,因為投資生意失敗欠下鉅債無力償還,她老公的妹妹和妹夫雙雙自殺,留下一個正在上小學的兒子。聽聞噩耗,孩子的爺爺奶奶和姥姥姥爺都垮了,加上年歲太大,根本無力撫養孩子。她老公毫不猶豫地表示,要把外甥接到身邊,當做自己的孩子撫養。

  她也看着孩子可憐,可是考慮到自家的情況,是真的沒辦法同意老公的決定。她的女兒今年高二,眼看明年就要高考了,她實在是沒有精力再照顧一個上小學的“兒子”。人力達不到,物力也負擔不起兩個孩子的開銷,何況男孩子長大還要給他娶妻,挑費更大。妹妹妹夫原來的房子拿去抵押了,可以説什麼東西都沒給這個孩子留下。憑空添一個孩子,她養不起。就連住都是問題,家裏是獨單,兩個孩子,一男一女,怎麼住?

  老公對她的態度非常不滿,覺得她一點人情味兒也沒有。兩個人打也打了鬧也鬧了,老公給她下了最後通牒,要麼把外甥接過來,要麼離婚。驚訝、氣憤、委屈,一股腦兒湧上了她的心頭。

  老公的妹妹妹夫自殺 留下一個兒子

  有的老話還真不能不信,都説本命年不好過,老公的妹妹妹夫今年都是36歲,兩個月前竟然雙雙在家吃安眠藥自殺了。那兩天是週末,孩子住在奶奶家。週日晚上他們應該去接,可是左等不來右等也不來,手機還關機。孩子的爺爺奶奶就給我老公打電話,他趕過去一看,才知道出事兒了,送醫院也來不及了。他們還留下了一封遺書,説是投資生意失敗,已經傾家蕩產,連房子都被收走了,實在是活不下去了,對不起父母對不起兒子……我公婆和孩子的爺爺奶奶聽到這個噩耗,一下子全垮了,我婆婆暈倒後還在醫院住了半個月,醫生説老人的身心再也經不起任何負擔和刺激了。

  我們忙着善後的時候,孩子暫時住在一個鄰居阿姨家裏,這個阿姨是孩子剛出生時他們家用過的保姆。事情料理得差不多了,孩子一直住在別人家也不合適,老公就提出要把他接到家裏來。他的原話是,從今往後,咱們就多了一個兒子。

  把老公的外甥當兒子撫養 我做不到

  兩邊老人年歲大了,受了這麼強烈的刺激之後,是肯定照顧不了這個孩子了。這些我都明白,可是讓我照顧這個孩子,我也是有很多困難的。為什麼老公連商量都不和我商量,就自己做了這麼大一個決定呢?這是個活生生的孩子,不是小貓小狗,哪能説養就養啊?我們自己的女兒今年上高二,這説話就要高考,學習的事情必須有一個專人盯着。他的工作幾乎全年無休,我已經夠累的了,再讓我管一個上小學的,我非崩潰不可。何況他妹妹這個兒子,從小就調皮搗蛋,請家長是家常便飯,學習成績就更別提,我哪兒有時間和精力應付這些?我本想着女兒考上大學我終於可以喘口氣,要是他來,我什麼時候才能熬出頭?自己的孩子打幾下罵兩句都沒事兒,這外甥就不一樣了,管得輕重都惹閒話、不落好。

  再説現在養孩子多費錢啊,養一個女兒日子都過得緊緊巴巴,再來個兒子?俗話説半大小子吃死老子,等他長大成人了,我們還得負責給他買房娶媳婦,這麼大挑費,我想都不敢想。説句最實在的,他妹妹的房子沒了,等於什麼也沒給這孩子留下,現在往後全指着我們,這負擔太重了。就算不提以後,眼下就有一個最大的問題解決不了。我們家是獨單,統共四五十平米,現在女兒和我睡,她爸在客廳搭牀,他來了,睡哪兒?男孩兒女孩兒都大了,在這麼小的一個屋檐下,的確有很多不方便。

  老公竟然説 要麼撫養外甥要麼離婚

  這麼小的孩子突然沒了父母,我也心疼,可是我説的也都是實際問題。老公卻不理解,説孃親舅大,這是他不可推卸的責任。剛開始雖然他不言語,最起碼能聽我説説。後來他一個字也不聽,我剛要説,他就讓我打住,然後像下最後通牒似的,再給你幾天時間考慮。就好像我犯了多麼不可饒恕的錯誤一樣,完全一副命令的口吻,那意思是我答應也得答應,不答應也得答應。這麼大的事兒,他居然一點兒和我商量的意思都沒有。那些日子,我們倆幾乎天天為這事兒鬧彆扭。這是結婚快二十年從來沒有過的。氣得我回了幾天孃家,跟我媽唸叨這事兒,我媽雖然沒反對,不過也覺得這種事情應該從長計議,不能他想怎樣就怎樣。

  我從孃家回去的轉天,他説要跟我談談,我以為他回心轉意了呢,誰知這次是真的給我下最後通牒了。要麼把孩子接來一起生活,要麼我們就離婚,然後女兒我也休想帶走。為了他外甥,他居然可以拋棄我,還説我冷血冷心,他瞎了眼才跟我過了這麼多年。

  [來言·去語]

  福慧:是我對孩子狠心嗎?還是他對我太絕情?

  舒陽:都有吧。

  福慧:我是有實際困難,他有什麼理由這麼對我?

  舒陽:他失去了至親,很突然,很悲慘。他現在一心想的是孩子,所以處理問題的方式上、情緒上都和平時不太一樣。

  福慧:雖然我是舅媽,可我也心疼孩子,不過具體情況得具體分析啊。

  舒陽:但是眼下我建議你最好能把孩子接到家裏來照顧,他還不到十歲,遭遇這麼大的變故,需要親人的陪伴度過最難熬的一段時間。除了照顧衣食起居,他的心理疏解更重要。至於你的顧慮,我也理解,等事情慢慢平息了,再和老公好好研究,一起想辦法解決。你一上來就拒人於千里之外,於情於理都説不過去。

  福慧:我再想想,我就怕孩子接來就請不走了。

  舒陽:兒女雙全也挺好。這不是站着説話不腰疼,而是寬慰你,有時候事情到了不可解的地步,反而要往好處想。

  [舒陽隨感·善念]

  究竟是誰錯了?其實誰也沒錯,只不過都是站在自己的立場想問題罷了。平時你好我好大家好,每每大事當前,就顧及不了那麼多了。這是人之常情,也是人之短板。有的人覺得,我並非落井下石,只是沒有伸出援手而已,因為我確有難處。不過,難處也是分輕重緩急的,你認為的沒有落井下石,於“更難”的人那裏,可能就是滅頂之災。換位思考不易,雪中送炭更難,不過往這兩方面努力總是沒錯的。願每一個人都能心存善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