傾訴 紫荊 17歲 高中生 

  主持 阿德(國家二級心理諮詢師,三級婚姻家庭諮詢師)

  你有沒有遭遇過被人標籤化?這個標籤從小就伴你左右,逐漸成了別人對你的第一印象?即使素未謀面,經別人的一番轉述,你的形象也根深蒂固於這個陌生人的心中?

  阿德:如果你自成風格,別人自然會對號入座。但有時候,即便你想證明自己,外在的刻板印象依然非常頑固。

  説實話,我討厭被人議論或者定義。特別是那些躲在背後唧唧歪歪的人,我從心眼裏看不起——很早我就有一種意識,覺得隨大流是一種危險。所以我很少呆在女生堆兒裏,不喜歡對班上男生挑挑揀揀,或者討論穿衣打扮沒完沒了。

  上學時我更願意呆在自己的座位上或者圖書館。在座位上我一般都是趴着,耳朵裏鑽進來更多聲音,我能自動屏蔽掉人聲的喧鬧,只剩下玻璃窗外邊的蟲鳴和風吹樹葉的沙沙響。圖書館裏的節奏很慢,我可以看書,或者舉着一本書發呆,沉浸在自己的小世界裏。

  阿德説:你沒有活在別人的世界裏。所以不懂你的人就會覺得你不合羣。

  她們覺得我很冷。每個班上都有幾個小團體,女生堆兒裏尤其盛行這個。今天還是這幾個人抱團,過幾天説不定就崩了。我腦子不行,又不是元老級人物,根本就不分清楚人物關係。

  因為很少和她們湊熱鬧,閒話也就來了——有人開始給我起外號,説我是冰櫃美人。顧名思義就是冷若冰霜,拒人於千里之外、我明白這四個字是諷刺,尤其是那個美人,簡直就是把女孩當做玩偶來看。我以為這是男生們的伎倆,後來才知道是那個女生搞的鬼。

  其實我們倆都沒有説過話。擦肩而過是有的,目光卻沒有交流過。後來我想,是不是我的言行激怒了她——在某些人眼裏,沒有打交道就是傲慢,就是目中無人,就是把她們不當做一回事。

  阿德:是夠偏激的。不合羣也沒什麼,合羣也不能代表什麼。

  可在很多人眼裏,這個世界的運轉是以他為中心而產生的。後來班主任也找到我,語重心長地對我説,是不是對某些同學不太滿意,還是家庭關係比較緊張呢?

  這讓我哭笑不得。我很感謝老師在這個時候關心我,可我真的什麼問題也沒有,只是不想做沒有營養的交流。我把我的態度表達了出去,老師若有所思地看了看我。一週之後,我媽被叫到了學校,我媽其實也不能理解我為什麼這麼獨特,但好在她沒有要求我必須如何如何。那次談話之後,我跟我媽保證,學習成績不會因此下降,請家長這件事也就不了了之了。

  我並不是個不懂大局之人。對我而言,成績就是立命之本。如果成績下滑或者失去控制,那麼我這樣做自己,就會被看做是玩命地作——因為不隨大流,我才釀成這樣的苦果。

  阿德:所以你很清楚,這個遊戲的底線是什麼,你手裏能打什麼樣的牌。

  我不知道,成為大人之後,能不能痛快地做自己。反正對於學生,似乎只有學霸和不是學霸兩個標籤。前者是捧在老師和家長手心裏的寶貝疙瘩,後者則是讓人頭疼的大麻煩。即便你想做出點其他出格的事,別人也會過來勸你:別折騰了,多累。

  可每個人是多麼地不同。我今年高二了,再過一年我就要進入大學。我統計了一下全國的高校,數百個可以供我挑選,這還不算每一所大學當中,會有多少不同方向的專業。那我看來,這就是很多條不同的出路——對一個學生而言,未來都會有這麼多種可能。那麼針對於每一個人,這麼多年成長經歷所塑造的他,為什麼會這麼容易被簡單定義?

  阿德:或者還有一個原因:接受別人的不同,其實需要胸襟。瞭解別人的不同,也需要足夠長的耐心和好奇。

  我從來沒有和別人説過我的理想,就連父母也是如此。一來他們更關心我有沒有早戀、遲到、偏科以及哪裏不舒服,二來即便我跟他們説了,他們也會拿自己的工作和閲歷,對我評頭論足。我記得有一年春節,我表姐畢業之後選擇了繼續考研,我爸當時的點評是:本科這麼好的專業浪費了,別人誰誰誰家的姑娘,畢業後就去了銀行,現在年薪好幾十萬……

  當時我是有點無地自容了。後來我姐考研失敗也進了銀行,她對我説:當時要是沒動考研心思就對了。聽到這句話,我的臉上不知道為何,又是火辣辣的。

  阿德:看來你格外佩服能夠堅持自我的人。

  我不愛説話,不愛笑,不合羣。成績中等偏上,沒有什麼拿得出手的才藝。關鍵是我的打扮也不怎麼新潮,快二十了連指甲油都沒有塗過。還有就是,我的朋友少到可以忽略不計。

  每天我都像獨行俠一樣,過着三點一線的生活。別人眼裏,我可能很是奇怪,可我一點也沒有覺得這有什麼不好——我早就給自己選了一所外地高校,並且計劃出國留學。眼下我必須用刻苦努力,換我今後的特立獨行。這筆交易是不是值得?

  [阿德説]

  阿德,國家二級心理諮詢師,三級婚姻家庭諮詢師

  做自己

  都知道刻板印象不好,我們真的能規避嗎?顯然現實生活中,滿是灰塵,哪裏有真空狀態。一直以為有一種魯莽,比刻板印象更要害人——不接地氣的催人奮進、標榜自我的與眾不同以及流於形式的自我和解。

  説到底,還是不真誠。我們也許做不到對別人推心置腹,是否能給自己一點時間,感受下柴米油鹽的真實温度?不被束縛的自由當然美好,但沒有腳踏實地行走過,又哪裏知道你究竟要飛向哪片天空?隨大流當然會失去自我,但對人生進行合理的風險控制,也是我們避免跳進溝裏無法自拔的必要手段。

  許多人都想“做自己“,其實不開心了就辭職或分手,一不如意就亂髮脾氣,這麼做都不是做自己,而是不成熟和任性。認真理解自己,找到此生最合適自己的工作及生活方式,然後不畏人言也不隨大流,温和而堅定去做到,體會內心的深刻幸福感。能自我實現而不枉此生,這才是”做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