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來,一條6米寬的無名小路成了“香餑餑”,兩個居民區為它爭得不可開交,其中一個小區在河道上建了三座橋直通無名小路;另一小區居民擔憂小路交通不堪重負屢次投訴。記者調查發現,三座橋的建設是否合法或存爭議。

  6米寬小路成“香餑餑”

  近日,家住北辰區林溪地小區的朱女士(化名)向記者反映,對面鷺嶺景園小區的開發商涉嫌在河道上違規建橋。

  記者首先來到林溪地小區,從津同公路三號橋附近,拐入一條沿河無名柏油路,徑直前行大約300米就到了小區大門口。

  朱女士説,林溪地屬於北辰區,對面的鷺嶺景園小區屬於西青區。兩個小區之間有一條排灌河,沿河靠近林溪地的無名路就是雙方爭搶的焦點。

  據介紹,鷺嶺景園小區最初的開發商是天津市西青森林綠野建築工程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森林綠野”),2017年前後森林綠野將項目轉讓給四川藍光和駿實業有限公司(以下簡稱“藍光”)。涉嫌違規建橋的正是藍光。

  在朱女士的帶領下,記者實地走訪發現,在兩小區中間的排灌河,從北往南有三座橋樑。中間的橋樑正對鷺嶺景園小區的東門,並且斜對林溪地小區西門。

  三座橋主體基本完工,橋主體均以水泥和石頭修建,每座橋下方都有兩個涵洞,河道內的積水幾乎將兩個涵洞淹沒,河坡上有明顯挖掘的痕跡。橋兩側的出入口被圍擋攔住,禁止通行。

  朱女士介紹説,從2018年5月開始,鷺嶺景園小區的開發商就開始在排灌河上修橋,剛開始只修了一座,林溪地的業主向施工人員詢問得知,總共要在河道上架設三座橋,目的是為了讓鷺嶺景園業主的車輛能通過無名馬路進出。

  工人的説法讓林溪地的業主無法接受。朱女士告訴記者,無名馬路寬約6米,僅能容納兩車對向行駛。林溪地目前有300多户居民入住,無名路是這些居民進出的必經之路,此外還有周邊幾個村莊的村民前往楊柳青也要通過無名路。

  林溪地的業主初步統計發現,鷺嶺景園小區一期入住了約200户業主,如果後期該小區全部交付入住的話,業主將超過500户。如此一來,無名路的通行壓力很大,勢必會導致擁堵。一旦某個小區發生火災或者緊急情況,受損的還是兩個小區的業主。

  鷺嶺景園小區無路可走?

  無名路究竟有什麼魅力讓鷺嶺小區的開發商如此“鍾情”呢?記者在鷺嶺小區走訪時,一名老大爺稱,鷺嶺景園幾乎無路可走。如今,進入鷺嶺景園必須經過一家高爾夫球場的大門,球場大門旁邊有一座跨排灌渠的橋,橋上掛着“危橋”的牌子。業主們擔心通行不安全。

  此外,高爾夫球場不願意和小區業主共用大門。

  對此説法,記者來到了高爾夫球場大門口看到,“危橋”的牌子掛在橋頭。橋頭的保安室有兩名保安,一名保安説進入大門就是高爾夫球場的。當記者詢問進出鷺嶺景園小區的車輛能否從大門經過時,保安顯得不耐煩,讓記者直接去問鷺嶺景園開發商。

  高爾夫球場大門邊的“危橋”是目前進入鷺嶺景園小區唯一通道

  2019年5月19日,一名自稱鷺嶺景園小區新房業主的人士曾反映,小區無路可走的情況。據這名業主稱,購房時開發商宣傳和沙盤都顯示小區南門(進入高爾夫球場大門)為正門。

  然而2014年交房後,由於高爾夫球場經營者、鷺嶺景園投資商和開發商之間的種種關係,導致鷺嶺業主通過高爾夫球場大門進入鷺嶺小區的通道受阻,出現了鷺嶺小區有大門、但是通往津同路的路不能正常通行的遭遇。   

  2019年6月25日,西青區回覆這名業主稱,收到業主反映後,西青立即責成職能部門調查處理。經查,因鷺嶺景園小區所屬房地產開發商與高爾夫球場之間就進出道路問題前期已達成合作協議,鷺嶺景園小區開發商按年結算出入小區道路安保人員費用,由高爾夫球場負責安排安保人員保證小區業主正常出入,後因鷺嶺景園小區開發商未按約定執行,故高爾夫球場未安排安保人員,致使小區業主無法正常使用津同路正門。

  朱女士猜測,這或許是藍光強行建橋的原因。

  2018年6月,藍光違規建橋的事被相關媒體報道。當時楊柳青鎮政府迴應媒體時稱,2017年7月起他們接到鷺嶺景園小區居民反映出行困難,鎮政府部門和區住建委調研發現,鷺嶺景園小區周邊無規劃道路,屬於“有門無路”。

  當時開發商森林綠野提出儘快實施二期東側入口與現狀道路(無名路)連接工程。雖然辦法可行,但考慮到未辦理相關手續,鎮政府未同意實施。

  多次遭叫停 施工單位“打游擊”

  從2018年5月第一座橋建設開始,林溪地的業主就多次反映。

  據相關媒體2018年6月報道稱,藍光接手鷺嶺景園小區後啓動了通往無名路的連接工程,也就是在河道上建橋。到2018年6月,連接工程沒有獲得規劃審批和施工許可。當時楊柳青鎮綜合執法大隊叫停了施工,讓開發商辦理相關手續再進行建設。

  媒體報道和政府幹預後,施工暫停了3個多月。同年9月份,施工繼續。林溪地業主再次反映,政府部門繼續幹預。朱女士稱,從2018年9月開始,建橋的施工人員白天不動工,夜間偷着幹。直到今年11月,三座橋主體工程基本完工,就差鋪設路面了。

  津雲記者在現場見到兩名施工人員,他們告訴記者,因為天氣冷了,全部工程馬上停止了,究竟什麼時候復工還要等通知。當詢問施工單位信息時,兩人則提高了警惕均説:“不知道”。

  中間橋樑未取得施工許可

  如今,三座橋主體已經建設完畢,開發商是否辦理完相關手續了呢?

  津雲記者來到了西青區水務局瞭解情況,相關科室工作人員稱,建橋的河道不屬於區管河道,是村裏的排灌河,相關手續都在楊柳青鎮政府部門。

  隨後,記者來到了楊柳青鎮政府。楊柳青鎮綜合執法大隊負責人詳細介紹了情況。

  據介紹,綜合執法大隊接到投訴後,先後去了現場三次,責令施工單位停工。經調查發現,中間的橋樑沒有施工許可,不能施工。北面和南面兩座橋樑的手續是齊全的,施工建設沒有問題。

  這名負責人表示,三座橋樑是鷺嶺景園小區的配套設施,並在規劃圖上有標識。至於林溪地業主關心的規劃設計問題,該負責人解釋稱,路橋等配套設施是鷺嶺景園小區整體規劃建設的一部分,三座橋作為小區的配套建設不需要再單獨規劃設計了。

  此外,鷺嶺景園開發商已於2015年和2018年兩次向政府相關部門繳納了配套建設費。

  至於橋樑的兩個涵洞是否能滿足排灌渠的排澇和灌溉。這名負責人表示,如果影響排灌渠的正常使用,鎮農業和排管部門將會有信息反饋。截至目前,並未接到相關部門關於三座橋樑影響排灌使用的反饋。

  兩份平面圖為何不一致?

  記者在天津市規劃和自然資源局官網查詢發現,2018年5月18日公示了鷺嶺景園建設項目修建性詳細規劃調整草案。草案中顯示,小區紅線以外有疑似三座橋樑的標識,與如今看到的基本建成的三座橋樑位置相近。草案中將中間疑似橋樑標註為“小區主入口”,其它兩個為“小區次入口”。

  2018年公示的草案有三處類似橋樑標識並且標有小區入口字樣

  不過這份草案標註的“住宅用地-配套公建一覽表”中,並未顯示三處疑似橋樑標註位置的具體名稱和相關信息。

  2019年3月26日公示的天津市西青森林綠野建築工程有限公司鷺嶺景園項目總平面圖中,小區紅線外只保留了一處疑似橋樑的標識並且沒有標註“小區主入口”,另外兩個疑似橋樑的標識也未標註“小區次入口”。也就是説,最新公示的小區總平面圖,取消了另外兩個疑似橋樑的標註信息。

  2019年公示的總平面圖只有一處類似橋樑的標識

  如果2019年3月26日公示的總平面圖無誤,那麼為何如今河道上會出現三座橋樑?總平面圖中疑似橋樑的標註究竟代表什麼?

  按照楊柳青鎮綜合執法大隊負責人的説法,在建中間的橋樑沒有取得施工許可被責令停工,也就是説這座橋是違章建築,那麼這處違建是否該拆除呢?面對記者的疑問,這名負責人稱,是否拆除要等指示。